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看书网 > 修真岁月

第36章 吕清轩的要求

修真岁月?|?作者:戈笔?|?更新时间:2019-10-21 06:24:2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房间灯火通明,吕清轩一夜未睡,凌晨木门打开,他从中走了出来,一脸憔悴,大声喊道:“小喻,小喻!”

  正和小桐抱在一起睡觉的小喻,猛然惊醒,爬下床来,打开房门,一手揉着惺忪睡眼,应道:“爷爷,你出关了。”

  “你去煮一碗醒神汤来。”吕清轩疲惫地点点头,“我有事要和袁兄弟商量。”

  经过吕清轩这么一喊,正在修炼的袁行三人,也同时收功而起,来到院子中,端木空尚未进篱笆,便嚷道:“吕清轩,一大清早的,吼啥吼?跟雄鸡一样!”

  “嘿嘿,怎么没吼得你走火入魔?”吕清轩一脸冷笑,随即吩咐同样起床的小桐,“你也去帮忙吧,顺便煮一壶热汤,我要泡茶。”

  “哈哈哈。”温马避长笑一声,在长凳上坐了下来,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包秋露茶叶,搁在桌面上,“清晨正是品茶的良时。”

  “吕老,雨夜的事让您费心了。”已将三包草药全部服完的袁行,此时神采奕奕,能感觉到体内jīng血在逐渐恢复,但见到吕清轩的神态,却是一脸正sè的说道。

  “神魂方面的医理,倒没什么,典籍上都有记载。”吕清轩也坐了下来,摇头轻叹,“但修真丹药确实玄妙万分,我研究了两rì两夜,始终没有弄明白还魂丹的全部配方。”

  “吕清轩,配方这东西属于秘传,你能研究出丹药的成分,已经很了不起了。”端木空正sè道,“这一点由不得老夫不佩服。”

  “呵呵,端木兄见笑了。”吕清轩稀罕的对端木空抱以微笑。

  袁行问道:“那吕老可有把握将雨夜治好?”

  吕清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娓娓道:“早在数年前,我将衣钵尽数传给徒弟后,便不再替人治病,此次之所以破例,除了郑姑娘的修士身份,还有一个请求。”

  “噢?”袁行神sè一动,“是何要求,还请吕老明言。”

  “小喻和小桐是我在紫霞泊北面渔村遇到的一对孤儿,将他们带到此处,一直抚养至今。”吕清轩回望了一眼厨房,神sè缅怀,“他们也算练武人才,在药物的催发下,短短数年,便炼出了内劲,但我不久于人世,岂能耽误了他们的前程,是以想让你们收为徒弟,传授修真道法。”

  袁行闻言,与端木空对视一眼,眉头微凝,默默沉吟着。

  端木空叹道:“吕兄有些强人所难了,老夫修道多年,体会最为深刻,且不说资源问题,以老夫和袁兄弟的浅薄修为,此时收徒只会误人子弟。”

  吕清轩固执道:“我已风烛残年,这是唯一的要求,你们若能解决,就是再提出其它事情,我也可以答应。”

  袁行心知肚明,吕清轩对于治疗郑雨夜已胸有成竹,否则也不会直接提要求,不过收徒一事关系重大,不得不慎重考虑,当下道:“吕老,小桐他们都有灵根吗?若是身无灵根,是无法修道的。”

  “你们关于灵根的说法,我曾研究过一段时间。”吕清轩微微一笑,“所谓灵根,应当就是人体的一种jīng血成分,修真说到底是引入灵气,改造身体和元神,是以灵根应当可以用外物塑造,不知我说的对否?”

  端木空眉梢一挑,看向袁行,袁行更是暗自震撼,不过脸上却不露异sè,只道:“这就不大清楚了,敢问吕老,何物能够弥补灵根?”

  “天道博大jīng深,此点我无法定论。”吕清轩眉头紧皱,“不过,想要塑造灵根,至少需要一些灵气充足的灵物。”

  端木空传音道:“袁兄弟,先解决当前的问题吧,再耽误下去,丫头那恐生变故。”

  “端木兄所言极是。”袁行也传音,“若是他们都有灵根,不妨推荐给方兄。以他的修为当两人师傅足够了,且以内劲的根基修行,也算以武入道,想来方兄不会拒绝,不过我们就要付出一些资源了。当然若方兄拒绝的话,就让温堡主带他们加入摩迦寺。要是他们没有灵根,也一并留在温家堡。”

  端木空闻言,暗自沉吟了起来,袁行又向温马避传音:“温堡主,不知你可否带他们加入摩迦寺,或者留在贵堡中?”

  温马避愣了一下,随即也传音道:“这个倒没有问题,只是摩迦寺一向不收女弟子。”

  端木空望向袁行,嘴唇微动:“袁兄弟,此法甚好,可谓两全其美,你和吕清轩说明吧。”

  袁行正要出声,突然瞥见童男童女走出厨房,便停了下来。

  小喻端着一碗药汤,放在吕清轩面前,甜甜道:“爷爷,醒神汤熬好了。”小桐也将一壶热汤放到桌面,温马避手法娴熟地泡起茶来。

  吕清轩望着两人,慈祥地笑笑:“都去练武吧,不许偷懒了。”

  “知道了,爷爷。”童男童女同时应一声,走出篱笆,来到平地上,打起了温马避教授的那套拳法。

  袁行向吕清轩传音道:“吕老,我们经过商议后,只能答应,将小喻和小桐带下山,先找人测试灵根,有灵根的话,我们会通过其他途径,让他们学到道法,没灵根则留在温家堡发展。”

  吕清轩满意地点点头:“没问题,若他们与修真无缘,就要麻烦温堡主了。”

  温马避将一杯茶,递到吕清轩面前,笑道:“吕老,以我两的交情,无需如此客气。”

  端木空端起茶杯,吹了吹气,出声道:“吕兄,丫头的病情该治疗了吧。”

  “当然。”吕清轩从怀中取出玉瓶,递给袁行,“先让郑姑娘服下这粒还魂丹,再看看情况。”

  袁行接过玉瓶,立即走向房间,众人自然紧跟而入。

  坐在床边,望着郑雨夜略显憔悴的模样,袁行轻叹一声,随即倒出还魂丹,往她下颌一捏,放入她的口中。

  还魂丹入口即化,一股药力顿时向脑部扩散开来,众人默默等待着。

  盏茶工夫后,少女的眼皮动了一下,随即缓缓睁开,双目尽显迷茫和呆滞。

  “丫头,你醒了!”端木空暗松口气,最先出声。

  郑雨夜没有回应,目中逐渐恢复神采,片刻后,望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她不由百感交集,眼泪潸然而下,声音有气无力:“大爷,我这是死了吗?”

  “说啥呢?”端木空本能的想呵斥,可是声音一出口,却变得柔和万分,“你不是好好的吗?”

  袁行微笑着问:“雨夜,感觉如何?”

  脸上挂着泪痕的少女微微摇头:“脑中迷迷糊糊的。袁大哥,我睡多久了?”

  袁行如实回道:“半个多月了。”

  少女埋怨道:“袁大哥,你怎么不早点给我服用还魂丹呢?”

  “说来话长,等你康复后再细谈吧。”袁行指着吕清轩,“你这次能醒过来,多亏了江湖医圣-----吕老的出手相救。”

  少女望向吕清轩,勉力一笑:“谢谢吕老。”

  吕清轩笑道:“郑姑娘不必客气,你还要在这里稍住几rì,我去开一些安神补脑的药物让你服用。袁兄弟,你带郑姑娘到外面走走。”说完便走出了房间。

  袁行将郑雨夜扶起,少女望了温马避一眼,招呼道:“温堡主也在啊。”

  端木空接声:“为了丫头的事,温老弟鞍前马后,可是出了不少力。”

  “哈哈,我那点劳力微不足道。”温马避豪迈一笑,“郑仙长能醒来就好。”

  走出房间时,吕清轩将一张药方交给温马避,温马避当即告辞而去。端木空独自坐在院里品茶。

  袁行扶着郑雨夜在平地上踱了一圈,将少女昏迷后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叙说了一遍。少女静静听着,对端木空背着自己的细节询问得特别详细。两人回到庭院,桌面已摆着一碗素菜做成的养神粥,少女坐了下来,一口吹散碗中的腾腾热气,拿着调羹,在粥中缓缓搅动。

  袁行望着少女轻柔的动作,问道:“雨夜,当rì你使出的秘术叫什么?”

  “瞬息提神术。”少女将调羹搁在碗里,“这秘术凡是有神识的修士,都可以使用。在打斗时,一旦神识损耗,使出此术,瞬间就可以回复圆满状态,此术还能临时提高一定的神识强度,只是都会有后遗症。”

  端木空放下茶杯,诧异道:“难道每次使用都会昏迷?”

  “不是了。”少女手肘靠于桌面,“每次神识涨幅多少,过后都会出现相对的减幅,不过只要服用还魂丹,便可恢复了。只是由于夺舍的原因,情况比较特殊,我才会昏迷的。”

  “这么说,当初你是因为我们有两粒还魂丹,才会去修炼这种秘术?”见少女点点头,袁行关切道:“先喝粥吧,不要凉了。”

  一碗清粥很快见底,少女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下嘴唇,意犹未尽,笑道:“袁大哥,我先回房修炼了。”

  袁行叮嘱道:“有任何意外情况,马上停下修炼,叫唤我们。”

  “知道了。”似乎恢复了往rì神采的少女看向端木空,甜甜笑道:“大爷,能跟我进房吗?人家有事找你。”

  “嗯?”端木空猛地放下茶杯,瞪大瞳孔,“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非要鬼鬼祟祟的?”

  少女站了起来,走到端木空面前,拉起他的长袖,一个劲地往里拽。

  被少女拉住的端木空,边迈向房间,边嚷道:“丫头,丫头,有事好商量,这大白rì的,让人看见了多不好。”

  少女将端木空拉近房间,并关闭了房门,看得袁行有些莫名其妙。

  “哈哈哈,哈哈哈,老夫不枉此生啊!”

  不久后,房间里响起了端木空畅快而张狂的笑声,震得屋顶茅草簌簌抖动,庭院内鸡飞狗跳。

  房门打开,端木空从中走出,满面chūn风:“袁兄弟,如今丫头认了老夫做爷爷,咱们的称呼也该改一改啊!”

  袁行微愣,继而反应过来,拱手一笑:“恭喜端木兄,不过要我唤你爷爷,那可使不得。”同时心里暗叹:“看来雨夜是不肯再回雾隐宗了。”

  “端木空,你发癫是吗?把我的鸡吓得惊慌失措!”刚喂养完家禽的吕清轩猛然喝道。

  “没错,老夫是发癫了,哈哈哈!”

  端木空年轻时为了习武,无妻无后,生平头一回如此激动。
修真岁月最新章节http://www.177607.com/xiuzhensuiyu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北宋当大佬念念清华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替嫁娇妻:神秘老公,晚上好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丛林战神最强战神最强狙击手战神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