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看书网 > 明末之虎

第六百八十九章 冥顽不灵的下场

明末之虎?|?作者:遥远之矢?|?更新时间:2019-10-21 06:23:08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三面交叉射击的燧发鲁密铳,那黑洞洞的枪口,连排的鲜红余焰一齐飘飞,有如一条长长的鲜红绸带,宛如地狱之火一般美丽,更有种死亡仪式般的独特美感。大团大团呛鼻的白色硝烟涌起,瞬间弥漫了整个阵地,六千五百多颗颗细小的三钱重铅弹,有如一齐扑飞而去的死亡蜂群,发出轻微而欢快的鸣叫,向对面的仓皇不安的刘良臣部猛扑而去。

  三面射击,躲无可躲,对于这些被围的刘良臣部士兵来说,几乎就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无数呼啸而来的死亡蜂群,啾啾地狞笑着,迅速钻入对面的敌军营身体之中。

  三钱重的细小铅弹,钻入人体,打断骨骼,撕碎肌肉,翻涌的弹头将内脏搅成一团浆糊,形成可怕的空腔效应,再加了这个年代几乎无药可医的铅中毒,中者立毙。

  最前排的流寇,立刻有许多人身上象变戏法一样,绽放出了朵朵血花,被击中的人,就象突被重锤猛击了一样,仰面倒栽而下。

  这铅弹的冲击力是如此之大,那些手持小型盾牌的明军,碰巧挡住铅弹的流寇,亦难抵这巨大的冲击力,纷纷向后踉跄栽倒。只是他们刚一倒下,就立刻被后面那些纷乱无措乱哄哄如一窝蜂般的自家军兵,给活活踩死踩死伤,场面一片狼藉。

  第一轮三面交叉射击,在距离这般之近之机,至少造成了二千多名流寇当场死伤,死伤率相当惊人。整个流寇阵形,瞬间变得更加混乱。

  “不许乱,全军集结向后突击,一定要冲出重围!”

  见到军队阵型愈发混乱,刘良臣怒气填胸,冲着那一众手下厉声大吼。

  他的亲随护卫立即出动,飞舞腰刀四下砍杀溃逃的军兵,好不容易,整个阵形才稍稍恢复。

  在刘良臣部军兵阵型散乱指挥失措之时,唐军的第二轮火铳三面交叉齐射,又开始了。

  “砰砰砰砰!……”

  枪声大作,余焰飘飞,又是六千五百余杆火铳打响,这呼啸而出的六千五百余颗铅弹,象夺命的死亡蜂群,又造成了两千多名刘良臣部军兵的死伤。

  一颗铅弹高速飞来,啵的一声轻响,把刘良臣旁边一名护卫脖子击穿,喷溅的鲜血溅了刘良臣一脸,骇得他失声尖叫,十分狼狈。

  至此,刘良臣军阵形顿时愈发混乱,向前冲击的速度愈发减低,那些冲在最前面的流寇军兵,人人脸上原本狂热嗜血的表情,皆早已退去。很多人露出惊恐至极的表情,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这样的噩运何时会降临在自已身上。

  而这时在阵中,被护卫紧急保护的刘良臣,见到自家军兵在唐军密集攒射中,还未冲到后面的唐军骑兵之处,就开始又出现混乱与动摇,冲击的速度与力量亦大为降低,不由得又是怒火中烧。

  该死的,这些无用的混蛋!

  唐军两轮齐射,就把你们的阵型给打乱了,这帮怕死鬼,真真无用,真真丢脸至极!

  “冲!都给老子冲!若有不冲者,皆斩!”

  刘良臣气急败坏,大喝道:“狗入的!唐军两轮齐射,就把你们给打乱了,老子养你们这般废物何用!越怕死越死得快,全部给老子上!冲上与唐军骑兵肉搏交战,就是胜利!”

  刘良臣厉声骂完,又下令手下一众护卫上前督阵,整顿阵型,强令这些被驱无异猪和羊的手下军兵,继续前冲,攻到骑兵伫立之处,去与唐军肉搏作战。

  四面被围,到处挨枪,却还只能向后冲击以求活命,这帮可怜的家伙,此时勇气与意志都已消沮,却还被强令前冲,情况颇为凄惨。

  只不过,他们已然没有选择,知道现在的自已,唯一的生路,便是尽快地冲到唐军骑兵阵前,与唐军肉搏交战,从这些微型坦克一般的骑兵中杀出一条突围的血路,方是唯一保命之道。

  于是,敌军们依然瞪着血红的双眼,呐喊前冲,而唐军的火铳,则亦是冷酷无情地一轮轮地打响,在这段不过一百来步的距离中,刘良臣的军兵,不停地哀嚎着倒下。

  刘良臣这般近乎穷凶极恶地下令,倒也对这一众手下军兵,产生了极为强大的威慑力,调动起了他们极为强烈的求生欲。命令方下,两千余名骑兵首当其冲,率先朝对面已然列阵摆开的唐军骑兵,呼啸冲去。

  刘良臣部的骑兵刚刚起动,已排好战阵的唐军骑兵,亦同时出击。

  最前面的两千余名玄虎重虎骑,排成组织熟练而精密的楔尖,率先向前突击,后面的飞鹞子轻骑兵紧随其后,组成了粗大而宽阔的楔尾。

  从天空下望,突击的唐军骑兵有如一根黑色的尖刺,向对面半圆阵冲来的刘良臣部骑兵猛扎而去。

  暮色苍茫,马蹄翻飞,平旷的野地上,泥泞四溅,草沫纷飞,隆隆马蹄声与敌我双方的呐喊声混杂在一起,有如一只嗜血怪兽的吼叫。

  每个人都紧盯着对面的目标,刀枪直指,快马助力,血气相拼,胜负常系微秒,生死只在须臾,这便是骑战对冲,乃是热血男儿的最高荣誉!

  马蹄隆隆,喊声震天,几乎只在转瞬之间,疾速对冲的两军,两股高速相撞的钢铁洪流,转眼之间便撞在了一起!

  轰!

  刀枪碰撞的叮当声,刺入人体或马身的沉闷噗噗声,受伤者那惨叫哀吼声,战马的嘶鸣声,一时间集体爆响,有如一首死神的欢歌。

  在人马合重达530公斤的玄虎重甲骑兵,那已尽力加速的情况下,摆出楔形战阵集群冲锋的唐军玄虎重骑,其冲击力达到了近乎恐怖的状态。

  他们有如一把尖利的刀刃,从刘良臣部骑兵的半圆阵的顶端凶猛切入,立刻如刀切黄油一般,将这半圆骑阵从中间撕成两半,迅疾冲开了一条宽阔的血路,透阵而出!

  这种集力于一点的可怕冲击力,是他们几乎无法抵挡的。楔尖所向,便是死神收割生命的镰刀,刘良臣部的骑兵,根本无法承受这样可怕的冲击力。他们惨叫着纷纷落马。

  唐军骑阵楔尖凶猛突入,但凡挡在这条夺命血路之上的刘良臣部骑兵,几乎皆是瞬间被杀,或人或马,身上被迅疾戳出可怕的血洞,一时间人仰马翻,哀声连连。

  刘良臣部骑兵战死或受伤后,从马上有如失控的面袋一般掉落,失去控制的战马,则在惊恐中四处乱窜,却又因此将地下正翻滚哀嚎的伤兵活活踩死,同时将刘良佐部的残阵冲得更乱。

  突入的楔尖,透阵而过后,依然以不可阻挡的姿态,径直高速。冲到刘良臣的护军骑兵之处。

  “快!快挡住他们!”刘良臣一脸惊惧至极,顿又失声大叫。

  只不过,他刚喊完,那些攻势凌厉的唐军骑兵,便呼啸杀至。

  挡在刘良臣前面的的两个骑兵,其中一人,胸部被一杆呼啸而至的骑枪,啵的一声,冲破了坚实的锁子甲,鲜血从胸口狂喷而出,余劲未歇的骑枪枪尖从他的背部钻出,顶得后面的精钢护心镜高高隆起。

  他象一个烂面袋一样,从马背上径自滚落,再无动静。

  另一名骑兵,则是坐下的马匹则,被一柄锋利的骑枪,有如刀捅黄油一般,迅速刺穿了马脖子,这柄鲜血淋漓的骑枪,其势犹然不减,又凌厉地冲穿了他的左臂,旁边的人,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骨折声。

  这名骑兵高声惨叫着,随即与马匹一起倒地,立即被猛砸下来的马身将胸腔砸扁,然后象条压扁的虫子一样,剧烈一动,便再无动弹。

  见到这发生在自已面前,如此血腥狂暴的杀戮,刘良臣目瞪口呆,浑身颤抖。

  他甚至还未来得及反应,从旁边伸来的一柄虎刀,立即呼啸而至。

  一名冲击过来的唐军玄虎重骑,瞅准时机,手中的精钢虎刀凌厉一击,直奔刘良臣的头颅而来。

  刘良臣暗道一声不好,急急举枪相迎,砰的一声爆响,那柄血糊糊的虎刀,立即将猝不及防的刘良臣手中的虎枪一把磕飞。

  随及,这把虎刀势犹然未减,那名骑兵手上加力下划,一道白光划过,这刘良臣的大腿,竟被他活生生地砍断!

  断腿处如镜面般平齐的刘良臣,痛得嘶声狂吼,人却一下子从马上倒栽下来,头颅重重地磕在平地上,便只剩下一阵阵的抽搐。

  “将军,刘将军!”旁边的护卫失声悲喊,只不过,刘良臣却再也听不清了。

  他在模糊中感觉,似乎眼前的世界突变成一片朦胧,好似置于一间雾气蒙蒙的房间,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听不见,只有极度的疼痛还在提醒他尚在人间。

  不过,这样疼痛倒也没有持续太久时间,因为一名唐军重甲骑兵冲了过来,那全身披着铁甲的健硕战马,铁蹄狠狠踏下,立即将他的头颅有如踩西瓜一般踏爆,粉红的脑浆四处飞迸。

  主将一死,剩余的一众骑兵,顿时再无战心,陷入了无可收拾的混乱。

  趁你乱,要你命。

  紧跟玄虎重骑而来的飞鹞子轻骑,立刻在这片混乱中大显身手,所有的轻骑兵纷纷拔出骑刀,对着两旁惊慌失措的刘良臣部骑兵大砍大杀。

  一时间,又有极多的刘良臣部骑兵身上,惨叫着掉下马来。更令人可怖的是,不时可以见到,有明军骑兵被蓄力一击的飞鹞子,直接砍飞了头颅,一颗颗头颅带着一股冲天的血柱,直飞天空,好象在表演一个残酷的魔术。

  与此同时,另外三面围来的唐军步兵,亦是越迫越紧,绵密的枪铳声,依然在不停地打响,给刘良臣部的军兵,不断地造成惨烈的杀伤。

  在这样强力的冲击与杀戮之下,主将已亡的刘良臣部军兵,终于彻底崩溃了。

  他们有如一群顾头不顾腚的野猪,全无战心,扔了武器疯狂逃窜。只不过,四面皆被围定的他们,根本无法逃脱。

  在唐军骑兵的凶狠追击下,在三面唐军枪兵的不断捅刺追赶下,大批的敌军惨叫着不停倒地而死,十分凄惨狼狈。

  至此,偌大的旷野,成了唐军尽情屠杀的场地,其血腥残酷,堪比修罗地狱。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傻瓜也知道要怎么做决定了。

  剩余的刘良臣部军兵,终于明白了自已再也无法逃脱,与其白白被杀,还不如尽早投降。因此他们纷纷跪地,面对唐军越来越逼近的冰冷刀锋,磕头不止,请求投降。

  最终,还是唐军主帅刘国能,迅速下达了止杀的命令,投受了剩余的两万三千余名刘良臣部军兵的投降,整场战斗,终告结束。

  至此,刘良臣部带来的三万兵马,仅只有约二百余名骑兵,侥幸逃得性命,他们在昏沉暮色中,仓皇东遁而去,径奔徐州而返。

  包括刘良臣在内,共有近七千名明军军兵,被唐军当场宰杀,整个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满地,死人死马横七竖八,有如一堆堆死亡雕塑,一眼望去,触目惊心。

  而在这时,唐军连绵的欢呼声,有如滚滚春雷,响彻原野。

  唐军主帅刘国能,亦是一脸笑容,他立即下令,全军在快速打扫战场之后,步兵径自返回沛县,由副镇长额弼纶驻守其城。

  而全体骑兵,则依然以宜将剩勇追穷寇之势,继续尾追那些溃去的刘良臣部骑兵,直抵那徐州城下。

  现在敌军主力已灭,徐州残余的守军,估计已是心胆俱裂。刘国能想要搏一把,看看能不能仅凭这股骑兵的气势,迫使敌兵投降。

  哪怕敌军纵然不降,也可堵住他们撤逃的路径,让他们有如瓮之之鳖一般无法逃脱。等明天后续赶来的唐军火器部队赶到,就立即开始攻城行动。

  残阳如血,暮色无边,六千余名唐军骑兵,铁骑森森,马蹄动地,有如平旷大地上卷起的黑色狂飙,滚滚东奔而去,直至地平线的尽头。
明末之虎最新章节http://www.177607.com/mingmozhi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北宋当大佬念念清华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替嫁娇妻:神秘老公,晚上好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丛林战神最强战神最强狙击手战神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