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看书网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453章 觐见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作者:千苒君笑?|?更新时间:2019-10-21 06:28:2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推荐阅读:
  寿王正捋着胡子寻思,哪个妃嫔或者公主会坐这样的轿子,看起来也不像皇家的轿撵。

  轿子四面都有锦布挡着,只余一小窗,半挽起帘子,露出一张侧脸。

  寿王眯着眼睛远远瞧去,看得模糊,一时难以分辨。

  寿王问身边的随从,道:“你认出那是何人了没?”

  随从道:“大概是哪位朝中的夫人吧。”

  等轿子进了后宫,消失得无影无踪后,寿王正在御花园里漫步,就有小太监匆匆跑来,一见他就唏嘘:“唉哟老王爷您在啊,殷武王这会儿出宫了吗?”

  寿王道:“他应该还在御书房议事吧,你这般急匆匆的是为甚?”

  小太监焦急地一拍膝盖骨,脱口道:“奴才方才在后花园洒扫,瞧见有轿子进了后宫。一打听才得知,竟是太后将殷武王妃给宣到宫里来了。不知殷武王可知道此事,所以奴才才出来通个信儿。”

  宫里人多眼杂,想完全地密不透风儿很难。

  而宫里的这些太监宫女们,很有选择性地把得来的消息报给有权有势的某些人,自己也因此可能从中得到点好处。

  这在宫里都是十分平常的事。

  更何况这次息息相关的还是殷武王。宫里这些宫人们谁不想抱殷武王的大腿。

  因而太监一打听到了,就匆匆来报信,这也不难理解。

  现在宫里都知道,太后身边有一位谢初莺小姐,是选秀选来的。太后想把她指给殷武王做正妃,是显而易见的事。

  不仅后宫知道,前朝也这般揣测。

  寿王虽不理朝政,可也是皇室中人,自然也听说过。

  寿王道:“太后这会儿把殷武王妃宣进后宫,怕是瞒着殷武王的。听说殷武王妃已身怀六甲,若是这当口出了事,可就无法挽回了。”

  小太监急道:“可不是!这下可怎么好,老王爷,御书房那边奴才过不去,恳请老王爷帮忙知会殷武王一声吧!”

  寿王面色凝重道:“你且放心,这事儿就交给我。”

  谁都知道,寿王是一位和蔼有加、威望甚高的老王爷,他凡事讲求以和为贵,还真帮忙处理过不少纠纷与矛盾。

  不光是皇室,还有朝中大臣们若是闹得不和了,都会第一个想到请他出来做和事老。

  所以说遇到这种事,他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而且殷武王妃怀有身孕,要是太后没个轻重,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于是寿王带着随从便往御书房那边去。

  这厢,轿子在太后的宫殿门前放了下来。

  公公拉长着声音说道:“请吧。”

  崇仪搀扶着孟娬出来,仰头看了一眼这座矗立的宫殿,随着引路的太监往内走去。

  彼时太后正在内殿里,身边有谢初莺旁侍着,给她捏捏肩捶捶背。

  太监进来禀报,太后就让人把孟娬带进来。

  太后坐在金凤椅上,牵过谢初莺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旁,眯着眼看着大肚子的女子缓缓步入内殿来。

  只见她衣着得体,不素不奢,那张脸长得不是倾国倾城也不是妖娆妩媚,面上的神情温然沉静。

  可她充其量也只是个在乡野长大的私生女,与谢家女儿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带路来的公公上前禀了一声,说是孟娬身体不便,才善作主张同意她身边的侍女跟着进宫来。

  太后看了一眼孟娬和崇仪,摆摆手道:“罢了,就这身子进宫来本就费力,多个人跟着也好,哀家又怎会怪罪。”

  公公退居一旁。

  孟娬身形着实不便,还是在崇仪的搀扶下,给太后行了礼,道:“民女参见太后。”

  她从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到了这个处处要看人尊卑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眼下在这皇宫里,才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可她既生存在这里,就必须得入乡随俗。

  太后这才笑吟吟地细细打量孟娬,慈眉善目道:“哀家今晨起身之际,就命人去宣你,等到现在,哀家更衣洗漱,用完早膳,还去佛堂念了一阵佛经,方才等到你来。你真是让哀家好等啊。”

  话锋一转,听不出半分喜恶,却又道,“不过你比哀家预想的倒要好得多。”

  然一旁挽着拂尘的太监此时出言提醒道:“民女面见太后,需得行拜礼。”

  所谓拜礼,就是需得下跪行礼。

  若在平时,崇仪早就跳起炸毛了。

  可眼下情况不同,她也知道不能凭一时冲动。

  崇仪冷硬地抱拳道:“王妃身子不便,无法下跪行礼,还请太后恕罪。”

  太后道:“你现在怀有殷武王子嗣,便是面见哀家,哀家也不能让你随意行跪礼,那些规矩就免了,一切以子嗣为重。”

  说着就又吩咐旁的太监道:“赐座。”

  太监搬来一张座椅,放在孟娬身旁。

  太后见状又道:“往座上铺软垫。”

  太监又往座上扑了一层皇锦软垫。

  太后声色宁和道:“你坐下说话吧。”

  宫人随后又往几上送了热茶和点心。

  孟娬沉下心绪,心知这位太后越是和蔼可亲,她越是要小心应付。

  试想能斗败六宫,最终坐在太后这个位置上的女人,能是什么善茬儿吗?

  可能她在这深宫里见识过的各种阴谋诡计,都比别人在外面几辈子见识过的多多了。

  所以即使知道这光天化日的太后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孟娬也仍旧半分不敢大意。

  至于今天为的是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

  太后出声询问:“进宫前可用过早膳了?若是空着肚子,对孩子可不好。这茶点你尝尝。”

  孟娬应道:“谢太后,民女来前已经用过了早膳。”

  太后便靠在她的金凤软椅上,神情慵慵懒懒的,当闲话家常一般,指了指崇仪说起道:“哀家方才听她口口声声唤你王妃,你可知何以为王妃?”

  孟娬道:“请太后明示。”

  旁边的太监得了示意,躬身答道:“需昭告天下,需敬告上苍,需上宗室族谱,需得皇上太后亲自准允。”

  如此说来,孟娬当下一样都不占。

  只是这话题点到为止,太后只是要她明白她当前的处境,却并不出言让她难堪。

  PS:今天两更,大家不要等啦,我还要去趟医院哈~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http://www.177607.com/liangtianxishi_fuheifujunmeiruhu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北宋当大佬念念清华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替嫁娇妻:神秘老公,晚上好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丛林战神最强战神最强狙击手战神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