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看书网 > 穿越1862

第八十七章

穿越1862?|?作者:汉风雄烈?|?更新时间:2019-10-21 06:25:28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推荐阅读:
  ps: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无耻,无耻——”

  “祸国殃民。乱我西南大局者,刘李二贼——”

  ……

  昭化距离汉中近在咫尺,汉中州府里发生了什么波动根本瞒不过刘蓉。尤其是三十多万太平军‘毫无波折’的顺利入川,证明刘暹根本就没听自己的命令行事,刘蓉正瞪大眼睛怒视着汉中呢。

  所以,善后局的成立,刘蓉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他也是大清官场里出来的精英啊。

  刘暹、李楹对昭化传来的骂声充耳不闻。两人在陕西都算是方面大员了,尤其是陕南陕北关中如此战况情形下,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芝麻小官,刘蓉再气愤除了上书北京也做不到立刻罢免他们官职。更不用说斩刘李的脑袋了。

  戏文中的尚方宝剑,现实里能斩总兵、知府的王命旗牌,清廷可不会随随便便就授给某个巡抚的。

  太平军离开了汉中,刘暹、李楹就埋头着手清理起‘后事’。

  各州县里,凤县除外,总理一地事物的权知县,全部是李楹的人,身上全部挂着判善后局的差遣。金山银海,那是一个劲的往刘李同盟家流啊。

  当然,刘暹、李楹全都是清楚公门衙役德行的人,在狂搂土地田产的同时‘严格’要求手下人等必须‘依法作业’。

  你卡拿一点好处可以,但决不允许太过分——逼的老百姓走投无路再举旗来谋反。

  被刘暹‘点醒’的李楹非常关注这一点。刘暹‘关注’只是因为他对晚清官僚的极度不信任,对‘当官的,都是贪的’这一至理名言的坚信,李楹却是因为知道:现下,汉中府正在进行的事情并不是全天下只此一例。区别只在于称呼的不一样,人家不叫善后局。

  作为一个脑瓜很活的,很善于吸取别家经验教训的人。李楹事情思考的很详尽,拿定主意要搂一笔的时候就决定了今日的狠抓善后局。

  只因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做官的这两三年中,虽没有处理过这类事请,却在与同科友人通信之中了解到,中原江南不少的地方在战后处理‘善后’的时候,府县官勾结当地劣绅将四乡所有荒废田地,尽行没收入官,号为“绝产”。劣绅、差役出外访查,藉后勒索田主的户族人等,分给若干田地,即隐匿不报,不予没收;若不分给,即“亲属”亦指为“冒认”,上报没收。不知道多少百姓因之丧尽家产,多少士绅、差役凭空而得数百亩之产。

  那些地方,凡肥沃田地,尽为劣绅、差役承佃耕种,却又在暗中顶损为瘠薄之地。

  有些地方,仅一府之地,苟得数十万亩土地。所有逃回之人,即为同胞兄弟、胞侄承继者,都不准承领。对寡女诬以“从贼被污”,迫令改嫁,而私其产;对孤儿则指为“毫无确据,冒领绝业”。至本主领回之田地,不及十分之一。

  以至于百姓集群作乱者,不在少数。富饶之地,战后经年也仍然凋弊如故。

  刘暹、李楹已经狠狠得罪了刘蓉,自然就算是触动了湘军这个庞然大物。但是湘军实在太大,此事根由也是刘蓉自身的错误,到不至于让刘李两人惹来湘军的绝对敌视和注视。

  可要是在人眼皮底下,汉中又起了动乱,那就是主动把刀递给了别人掌控了。

  刘暹为了眼前的利益得罪湘军,不管是现下看还是长久看,都是一个很难说得上聪明的选择。可他就这么做了!大渡河边的一幕是始终记在刘暹心头的……

  至于李楹,这个标准的旧式官僚,为什么也要这么做,那就另有一番此刻的刘暹根本无从察觉的奥妙了。

  总之说:刘暹是‘单纯’的,李楹是‘复杂’的。

  现在的刘暹之与李楹,只是知道在‘金钱与利益’面前,李楹毫不犹豫的站在了自己这一边,选择了开罪刘蓉和湘军!

  与善后局开展‘工作’的同时,刘李联盟再在汉中祭起了一件金光闪闪的法宝——公所。以此来安抚广大胃口‘饥饿’的士绅、土豪。

  公所?何为公所?

  同业或同乡组织,除称会馆外,亦名公所。如布业公所。刘暹这是拿来名头一用,代之以地方议会。

  明清官府不下乡,乡间宗族和士绅的权力极大。而既然实权已经有了,那何不再给一个‘名’,加之以引导,可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地方自治议会吗?

  在现下汉中阖府县官遇难七七八八,除了凤县、南郑、城固三地的知县,剩下的全是代理。正是搞这玩意的大好机会。

  说真的,刘暹对西方的两党、多党制很瞧不上眼,对议会也嗤之以鼻,这可能是因为他自幼生长在红旗下吧。大天朝**。

  但现在他站到了历史的节点,即便还不能主导中国的大局,但他相信这一日终究会到的。那么,到时候他要怎么治理这个老大国家呢?

  王朝?帝国?中央集权制?

  时代已经不允许了。虽然刘暹自己内心是如此的。但他明白,历史的潮流不可逆转。资本制度的盛世来临了!

  没有谁在拥有了强大至极的力量之后,还会对自己毫无政治地位的生活满意的。而中国要复兴,资产阶级这头猛兽,刘暹就必须亲手将之释放出牢笼。

  这是一个无法调节的悖论。刘暹只能妥协。

  他内心的制度是**。

  湾湾的闹剧要是扩展到全国,该是怎样一副不可收拾的场面啊。

  且湾湾那还是处于大陆阴影威胁之下的耍闹!

  如果中国复兴了,如一庞然大物耸立在世界东方,无人能够撼动一二。那内部两派党政,真的就会像欧美一般的‘文明’吗?况且就是如此‘文明’的欧美社会,现在老美不也正打着南北战争的吗?

  不要真把美国南北战争当做对黑奴的解放战争,里头的实质还是南北两个经济圈的利益纠纷。

  所以动武开仗不是说笑,所有权利归于政党,军队又怎么会完全独立于政党之外?

  虚君,没有顶头压力,没有外界压力,以中国传统文化的‘遗毒’和尿性,打起来真的很有可能。

  党同伐异,一直中国党争的最具体体现。

  面对自己最直接的对手,中国传统文化上,从来就没有:你砍掉一个角,我拔掉一根刺,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理念。

  后世,说中国为什么不能走欧美多党民主制度的原因很多。除去一些大而化之的言论外,给刘暹认同感最高的一个理由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一家之见,就此打住】

  但连实验的机会都不给就pass掉,也是不对的。刘暹不是政治家,对治理国家这种事情完全没谱。他需要先静静地观察,看看汉中地方乡里的自治,在眼下的局势下会慢慢发展成什么一副摸样!

  即便最后否定了多党制,采用**制度,那么**下的‘代表大会’制度就也必须切切实实的落到实处了。公所,不也是‘代表’的一种预演吗?

  此法宝一出,必会迅速聚拢所有士绅土豪的支持。安抚下他们内心全部的不满。
穿越1862最新章节http://www.177607.com/chuanyue1862/,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北宋当大佬念念清华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替嫁娇妻:神秘老公,晚上好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丛林战神最强战神最强狙击手战神之王